星期五, 四月 24, 2009

我这篇post的主角是。。。。。

上上个星期六,我一个人从Kelana LRT Station搭轻轨去KLCC。
为了和阔别至少1年半的欣、Grace在KLCC的聚会,也顺便去Pikom PC Fair。 (嘘~~(╯﹏╰)b 不要踢爆我其实是因为要去PC Fair才选择KLCC)

Anyway,我去PC Fair,只带了RM50现金,在一个booth花完了,买了我想要买的东西——2x laptop cooler pad、1x耳机。 另外在Maxis USB modem的booth逗留了一些时间,推销员Kee Siang小弟弟很可爱(我真的觉得他比我小,很可爱,所以当我委婉拒绝给他我的电话以后我也很心痛,哎),我也很有兴趣要签购的,可惜最后我没有,等以后吧,等我有私己钱再说吧,不想花爸妈的钱了!

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

另外我最后看见Dell的booth,多事跑过去,打扰人家推销员5分多钟做正经事,向8卦他Dell XPS在大马的行情。
我觉得我应该装的很像吧。。。好像很有兴趣要买电脑的样子,现在回想起来,感觉要和推销员说一下不好意思呢,
浪费他的时间和我说了挺久的。。。我现在就在用着Dell XPS M1530了。

那天PC Fair我竟然忘了去8卦最近很火的Mini laptop!话说我还没看过摸过新款的小电脑,我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小女孩呢~~~~~~~~

Anyway,那天KLCC Convention Centre是人挤人,某些单位更是水泄不通,真正要买东西的人、可能要买东西的人、想看美女+dslr发烧友、一家大小没有地方逛的人(我发誓我看到有些无良父母连几个月小baby也要带去)、无聊想趁热闹的人(例如我)都在那三天一窝蜂往KLCC Convention Centre钻。

好不容易,汗流浃背离开会场,进去KLCC,这时候我只能感叹自己怎么就是经济萎缩的受害者,但是放眼望去人潮,无论是会场还是购物商场里,绝对感受不到“经济不好”。

我和欣在Madam Kuan吃午餐,等待姗姗来迟的Grace。她加班。
现在回想起来,我们那天2个小时(?)的话题中,应该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聊“工作了的我们”。 呵呵

Photobucket
我们3个合影,4朵金花少了一个,Qiqi在开工。

欣,Grace,你们不要误会,这篇post不是写我们的,不然我也不会拖那么久今天才写了。
我只是想写下面的故事,上半段顺便提到你们,顺便放一下我们的合照而已。
啊?这样也不可以?我的blog有其他人在看?不用紧啦,我的blog reader很聪明的,他们会注意下半段的故事躲过上半段的,你们放心吧。不要又骂我放我们的照片啦。 55555(啜泣中)

亲爱的读者,你们一定要合作,注意力放在下半段,ok?

***下半段开始***
我依然是搭LRT回家的。
Photobucket

从KLCC站往Kelana站。总共14站,需要45分钟。 

我和Grace在Taman Jaya站分道扬镳,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再见面了。*她accounting firm工作还真不是普通的忙,普通的加班*

每次经过Taman Jaya站,我总爱遥望我的母校 Catholic High School/SMJK Katholik/公教国民型中学。在LRT上面看见Taman Jaya 那个湖,总觉得不会很大啊,可是为什么中学5年,每次Rentas Desa练习,那短短4-5星期(我都忘记了到底多久!),每个星期和我的黄组队员一起从学校跑到Taman Jaya再绕湖跑3圈,都是我中学最恐怖的经历之一! 

从中一就恐惧到中五,每年的rentas desa比赛就想尽办法逃过此劫,可是我为了黄组的分数,为了自己report card,硬着头皮跑、走了4年,只有一年我站岗,好像是中二那年了,因为只有中二那年我当了学长a.k.a school prefect。

Anyway,现在看着那片湖,很多很恐怖的感觉就爬上我脑袋了——当年跑到头痛啦、腰痛啦、肚子痛啦、腿痛、脚痛啦。我想,我真的是一个不爱运动的人。 哈哈 

可是认真看着那片湖,湖看起来不大啊,我当年为什么这么怕它啊。。。我想我现在一定可以跑的很轻松的。在LRT,我这样安慰着自己。  呵呵 

看完湖,我把头转回来,看着前方。瞥见一男孩校服胸前戴着一个熟眼的校徽。

Methodis Boy School 的校徽,I presume。 我房里有着那样一个校徽,被我装在一个小盒子里,好好的收藏着。 是很久以前,一个在MBS念书的男孩送给我的。久的我已经不记得男孩是谁、男孩长什么样子、为什么送我校徽、什么情况下送的、我有给他送东西吗。。。我一概想不起了。
可是中学时代的我,并没有和很多男生有过纠结啊。我怎么会这么善忘,把这样一段回忆给忘光了呢。 

很多很模糊的记忆飘过,我不停在揣测那些问题的可能答案。 唯一后来觉得很肯定的是,那校徽是我向那个男生要的礼物,因为我很喜欢他们学校的校徽不是布质的,然后应该是纯纯的喜欢从那个男生身上要点什么作纪念吧。  

中学时代的喜欢,都是纯纯的。纯净得连我自己都想不起当时的涟漪了。

中学的我,班上很多班对,可是我是上了学院才谈初恋的了。中学就只是暗恋几个男生,几个老师。呵呵 当年虽然挺丑的,但是一定有人也曾经暗恋过我的吧!  (我怎么这么厚脸皮的说。。)   虽然我的中学没有学生恋情,但是还是一样很精彩,有不一样的味道和回忆,那个味道叫清纯,那个回忆叫单纯。



我中学的校徽,只有学长才有。。。其他学生都是布质的。我这枚校徽是我Form2当学长时拿到的了。



2 条评论:

JR 说...

咦,我也是公教中学的...我不是学长,我是坏学生,哈哈哈~

~yeeyee~ 说...

i was a school prefect during my whole 5 years of secondary school life.
and i had a prefect badge made of metal too! ^_^

This page Copyright ©

SookYing 2009